拉丁小说>穿越历史>植物大战僵尸(总攻肉汤) > 32:飞机上点灯(剧情章)不信轮回√
    刚到医院,走到住院楼的下方,轮胎摩擦的刺耳声钻进脑子,江诗反射性的转过头,看见一辆车向自己冲来,他慌忙避开,台阶上一盆花被碾碎了,黑色泥点从破碎的陶盆溅到他的脚上。车子才“唰”的一声停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辆宝蓝色保时捷跑车,阳光照过来,折射成明亮流漾的波纹,在车漆上划出一道道强烈的、慑人的、鲜亮的线条。一个潮流打扮的男人,像一头在山林领地里气定神闲的牡鹿,他褪去墨镜,露出了微笑,逆着光看去,人像T台走秀似的度了层镁光灯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,哥们?”他一边嚼着香口胶一边蹲下来问,手上戴的手环金属泠泠脆响,仿佛蹲下这姿势更能表达出他的关心一样,但这口气一听就是居高临下惯了的人。

    地上是一盆圣诞花的盆栽。

    江诗呆然凝视着坚硬的水泥地,还有那黑色结块的湿土,植物裸露的根须与红色花瓣的残骸。一时间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。他就这么迷惘地看着冲上来的马克,好像这盆花是他碾坏的,而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这么做。内心的恐惧达到极点,呼吸加速,心跳变快,在刺眼的大太阳底下,原本的闷热转化为透骨冰凉。

    “二少……”马克过来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不是跳上花坛,他的脚岂不是被轮胎压个正着,血管也会像这一盆被碾成齑粉的红花一样迸开?

    直到脸颊的汗珠沿下颌低落,江诗才忽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抖得像帕金森病人,攀着马克宽大肩膀的手指像演奏家摁弦一样有韵律地颤出了节奏。那人看到他脚软腿软躺黑衣保镖怀里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样子,刚才那种客气而平淡的神情消失了,逐渐有些怜悯又有些讥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等到江诗的脚可以走路的时候,住院部的工作人员都走出来看情况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型的车祸现场已围起一圈人,一个没戴口罩的中年女大夫在两个保安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一看到那人的脸就惊叫一声:“江羽!”

    刚到医院,走到住院楼的下方,轮胎摩擦的刺耳声钻进脑子,江诗反射性的转过头,看见一辆车向自己冲来,他慌忙避开,台阶上一盆花被碾碎了,黑色泥点从破碎的陶盆溅到他的脚上。车子才“唰”的一声停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辆宝蓝色保时捷跑车,阳光照过来,折射成明亮流漾的波纹,在车漆上划出一道道强烈的、慑人的、鲜亮的线条。一个潮流打扮的男人,像一头在山林领地里气定神闲的牡鹿,他褪去墨镜,露出了微笑,逆着光看去,人像T台走秀似的度了层镁光灯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,哥们?”他一边嚼着香口胶一边蹲下来问,手上戴的手环金属泠泠脆响,仿佛蹲下这姿势更能表达出他的关心一样,但这口气一听就是居高临下惯了的人。

    地上是一盆圣诞花的盆栽。